红枫新姿

首页
- 七彩生活- 红枫新姿
收藏履痕深 鉴赏逸闻美——记慈溪市级退休老领导钱国本收藏雅事
色调调节: http://www.cqcbwater.com 2017年06月06日

慈溪市政协退休老领导钱国本乐衷收藏,他的听松堂如同一座馆藏丰富的书画博物馆,庋藏着黄宾虹、刘海粟、关山月、黄胄、韩美林等当代名家字画几百件,风格各异,精彩纷呈。

  钱国本曾经是好八连的一名战士。好八连的历练,成为激励和鞭策钱国本认认真真做人做事的宝贵精神财富。回到地方后,他曾长期在经济主战线上工作,特别是有十多年工作在计委领导的岗位上,为慈溪区域经济研究,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编制,以及事关国计民生的重大战略决策的制订、出台,付出了自己的心血和智慧。而且作为连续三届的宁波市人大代表,他在各级“两会”上提交的议案建议件,摞起来足足有几本汉语词典那么厚,涉及交通、电力、能源、引水、旅游、围垦、金融、环保、规划、体改等多个领域。其中影响最大、至今仍然会被人提及的就是在宁波市人大十届二次会议上提交的“关于建造跨海大桥并将南岸选址在慈溪西三”的议案。正是这项议案把钱国本和堪称宁波地标的杭州湾跨海大桥紧紧地绑在一起,使他成为大桥立项群英谱中不可或缺的一员。但是,对当年连续八次在宁波“两会”上提交建造跨海大桥议案的历史往事,钱国本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当时是人大代表,又在计委工作,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首任会长和听松堂的名人翰墨

  如果要撰写慈溪当代收藏史,首选的大事件应该是1997年慈溪市收藏家协会的成立,某种意义上也可以将1997年定为新时期慈溪收藏的元年。那一年,已经有多年收藏实践的钱国本,与收藏名宿陈栋传、文化学者方印华历史性地走到一起。当时。钱国本正在为慈溪特色旅游规划进行主题调研,调研过程中受到越窑青瓷的启示,联想到了收藏文化和日渐兴旺的慈溪收藏业态,觉得有必要为慈溪收藏文化做点什么。通过与陈、方交流,三个具有共同文化情怀和鉴赏志趣的人擦出了火花,认为慈溪收藏要健康、持续发展,应该有一个行业公共平台,团结多数藏家,交流收藏文化,规范收藏行为,抵御收藏风险,分享收藏经验……也就是说应该有个收藏家自己的家。于是,他们以超前的文化意识和高度的文化自觉谋划起成立慈溪市收藏家协会事宜。三人分头行动,跑民政办社团执照,联系本地代表性的收藏家,起草协会章程……这在当年可是个创举,因为当时浙江省和宁波市都没有收藏协会,慈溪属于首开先河。而且,成立的是慈溪市收藏家协会,比稍后成立的浙江收藏协会赫然多出一个“家”字。就是这一字,使慈溪收藏家协会诞生便有了与众不同的分量。事实证明,慈溪藏家的实力绝对配得上这个“家”。钱国本说,慈溪藏家许多都是墙里开花墙外香,在外的名声很响。比如几年前省博出版了一本《家有宝藏》,是顶级专家在全省范围内遴选的顶级藏品汇集成册。书中百分之五十多的宝贝是慈溪藏家收藏的。仅就这本书而言,用时髦的大数据说法,就是占全省人口2%的慈溪人,收藏了占全省50%多的民间宝藏。

  在讲述收藏家协会成立的过程中,钱国本很随意地插进了自己对收藏文化的一些看法,收藏应该是“收集与保护”、“弘扬与交流”、“管理与研究”等方面的综合统筹,应该是“玩物明智”、陶冶性情的文化行为。这或许不仅是钱国本个人的极具思辨色彩的高度概括,也可以视为慈溪市收藏家协会多年来的思想结晶。

  作为首任会长,钱国本在积沙成塔丰富馆藏的同时,当然少不了与全国著名专家学者的往来互动,这从他精心保存的那本厚厚的影集上就能窥出一斑。这是一本令人眼睛放光,星光璀璨的影集,全是钱国本与文化大家、艺术大师的合影。既有启功、史树青那样的一代文物鉴赏家;也有余秋雨、黄亚洲那样的著名作家;既有刘江、沈鹏等各协会的艺术掌门;也有隐逸尘外的星云大师、画僧史国良;更有与慈溪血脉相连的邵洛羊、洪丕谟、余白墅……这些在得到墨宝后的双方合影,不仅与字画上“国本先生嘱”“国本先生雅正”等落款一道,构成了听松堂字画来源有据、传承有序的物证;同时,也因其惟一性、私属性和人物的艺术身份,而具有了文物价值,成为一份珍贵的文化留存。

  钱国本的书画收藏虽然起步于中年,但收藏实践却开始于青年,而收藏种子更是萌芽于少年。这主要得益于家庭熏陶。其实,钱国本的父亲并未给他留下特别值钱的老家具或瓷器、玉器,启发钱国本收藏初心的是家里多年留下的各类票据、证书、徽章,特别是父亲用毛笔抄写的家庭保健小知识、生活小窍门类的几本小册子,字迹刚劲挺拔,潇洒大气,简直就是几本书法作品集。惟一显眼的“大件”是一块书法和雕刻都堪称一流的牌匾,上书“光荣之家”。这是解放初期宁波市人民政府奖给支前功勋钱国本父亲的荣誉匾。半个世纪的沧桑,钱家多次辗转搬迁,这块荣誉匾却一直没丢,时间越长,那上面的历史况味、文化况味越浓。正是这些零零碎碎的老家底,让钱国本体悟到,收藏不仅是一种怀旧情感,也是一种文化行为和高雅的生活方式。他的收藏就是从保存家里的老器物悄然开始的。后来参加工作,长期在经济线上奔忙,出差的机会相对较多,经常会碰上领导题词,名家签字的事,很多是书法名家,也有很多是名家书法,让他进一步感受到笔墨的魅力。加上对书画的天然兴趣,使他宿命般地走上书画收藏之路。因为古代书画是一个疑问偏多的类别,专家意见也有很大的差异性。不像当代画家,作者背景、作品润格、传承脉络等信息相对公开。在几位同好的建议下,钱国本把收藏方向定在了以当代书画名家为主;又根据自身资源和市场环境,把收藏方式定为以与艺术家直接对接为主。沿着这个方向,他一走就是三十多年。经过三十多年的沉淀和大浪淘沙,如今,听松堂已收藏了几百件当代名家书画作品,成为墨馨三北的私家艺术会所。

  说起听松堂的收藏以及与名家交往,钱国本望着影集,却是感慨多于欣慰。他说,有许多大师曾莅临听松堂,但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及时留下影像资料,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好几位大师已先后谢世,这对听松堂来说实在是个无法弥补的巨大遗憾。

百位书画家参与的风流雅事

  2014年,一套书画集的问世成为慈溪业界话题。这本由钱国本主编、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听松堂闲趣》分上下两册,《名人翰墨听松堂》和《百家抒写钱国本》。

  《百家抒写钱国本》是充满创意的书法集,封二封三是连通的水墨画,是陆一飞在听松堂创作的《听松堂图》,大气磅礴,野逸古远。内中选辑了一百多位书法家、画家、工艺美术大师、篆刻家等书写的诗词楹联。确切地说,是为听松堂主一个人创作的艺术作品,因为每首诗词中都嵌入了钱国本的名字。其实,这是慈溪收藏家、鉴赏家与五湖四海艺术家的风雅互动。要完成这样一本看似文人墨客间随兴唱和的书法集,难度绝不亚于书画考证的论文集,有人甚至称其为一项浩大的“文化工程”。钱国本也坦陈,为这本书法集十多年的付出,完全可以用呕心沥血来形容。

  关于这本书法集的缘起,说起来略有神秘感。1988年戊辰龙年的秋日,钱国本游衡山,在悬空寺附近偶遇一名高僧。那位高僧见钱国本气宇不凡,主动叫住钱国本,和他攀谈起来。临别高僧口占一诗,由随从抄录送给钱国本。当时,游兴正浓的钱国本并未十分在意,以为是僧人即兴偈语。可回来后仔细品味,才发现不仅是点化自己过去和将来的哲理诗,而且还把自己的名字也藏在每句的开头,颇有雅趣。这事慢慢淡去,直到2000年,又一个龙年的秋天,钱国本因为一次书画展,有缘与沙孟海的弟子蒋北耿在西湖边茶叙。期间说到自己名字时,钱国本忽然想起衡山高僧的题诗,便当趣事提起。蒋北耿是诗书画俱佳的西泠印社社员,闻后兴起,现场挥毫也赠了钱国本一首“钱国本”的藏头诗。就在那一刻,钱国本看着蒋北耿一气呵成的文趣盎然的题诗时,油然而生了广发英雄帖,让更多知名书画家书写藏头诗的念头。

  这虽然是件文化含量足金足赤的创意,是艺术性、趣味性、知识性、观赏性兼具的雅事,但可操作性并不显见,运作起来困难重重。试想,即使收藏百位艺术家在市场流通的一般性作品都会受到各种因素的制约而难以完成,何况是先求百首藏头诗,再让艺术家们泼墨挥毫的“命题作文”了。好在钱国本几十年来因书画收藏和艺术鉴赏结识了大批文艺界的文人雅士,有相当多成为互有来往的朋友,正是这些朋友成为他完成这项“文化工程”的重要资源。凭借这些友情基础和慈溪收藏家的执着、真挚,很快就有了收获。镶嵌着钱国本名字的藏头诗陆续雅集听松堂。有的是平仄讲究、对仗工整的古体诗,有的是不拘格律的五言七句,还有的是口语化的顺口溜。如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上海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丁申阳草书题写的“就好歌”:钱多钱少够花就好,国强国弱安定就好,本大本小获利就好,做人做事开心就好。”字体飘逸,字义俚俗晓畅,关键是把钱国本的名字镶嵌了两次,又水到渠成,自然无痕,令人玩味叹服,爱不释手。

  百家雅集听松堂,十年荟萃翰墨香。历时十余年,百位艺术家参与的这项“文化工程”终于竣工,而此时的钱国本已是双鬓微霜,年过花甲,这套《听松堂闲趣》无疑是对他几十年收藏鉴赏的一个告慰,也是慈溪收藏文化园林中的一树喜果。像这样规模之大,历时之久,参与名家之多的主题性风雅唱和,在已知的艺术史志中鲜有记载。鉴于有些躬逢雅事的老艺术家已经仙逝,所以,《听松堂闲趣·百家抒写钱国本》或已成为三北艺术史上的一次绝唱,一次难以复制的文化记忆。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